衡正司法鉴定所欢迎您,本所已通过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实验室认可!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0-38867256
邮箱:2777467791@qq.com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直街115号恆安大厦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
【印章印文鉴定】公章印鉴鉴定的几种情形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3-02

  受理案件中,涉及一份书证中的单位印鉴被质证方否认真实性的问题,由此引发了对书证中单位印鉴认定的相关思考。本文以“书证载体既存在书证出具人签字又存在公司印鉴时,印鉴公司以印鉴不具备真实性从而否定书证效力的情形”为前提,仅从表见代理、无权代表、鉴定比对样确定责任几方面,简单归纳对书证中单位印鉴鉴定及效力认定的相关问题。

  实践中,面对一方当事人对书证中印鉴真实性提出异议,审判机构通常采取的是启动印章印文鉴定程序来辨别公章真伪性。然而在实际案例中,往往有些是不必要对公章真伪性做出认定就能确定书证证明效力的情形;有些是公章即便为假但书证依然有效;有些是即便走上了鉴定道路,但鉴定公章的比对样却无法确定,书证效力最终还是需要通过其他证据材料综合确定等等。

  1、存在表见代理下的书证,书证上的公司印鉴无鉴定真伪之必要。

  《合同法》第四十九条 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合同法》第五十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

  相对人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越权,应当结合法律规定、交易的性质和金额以及具体交易情境予以综合判定。假定行为人私刻公章人从事的是正常的公司业务,即公司内部章程对私刻公章人代表权有限制性规定,也不具有对抗外部相对人的效力。换言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者授权委托人以公司的名义对外签订合同时,交易相对人并无审查签订合同所用印章是否为真实的义务。一份书证,如果书证上的签字人员以被查实符合法律规定的表见代理认定情形,那么笔者认为,即便质证人(印鉴主体单位)否认公章真实性,但该书证印鉴在案件中其实并不具备鉴定价值。此种情形,人民法院完全可以直接依据表见代理的法律规定,认定书证效力以确定相应责任主体,而无须分辨该书证中公章印鉴的真伪性。

  2、公司人员私刻公章,以公司名义签订非公司正常经营内容的协议。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法定代表人不得利用职权,以公司财产为其个人偿还债务,是公司法规定的忠实义务的基本要求,不论公司章程是否做出特别规定。如果公司人员自己私刻公章,从事的是非公司正常经营性活动,则其行为属于违反法定忠实义务的无权代表行为(但如从事的是公司正常经营行为,笔者认为行为人足以构成表见代理,意见同上条)。

  此类情形,只要公司否认书证中加盖公司印鉴真实性的,即便书证的出具和签署人是公司的人员,仍必须鉴定公章的真伪性,以确定公司是否要承担责任。

  3、只要公司在某一场合使用过(承认其效力),则该印鉴在另一交易中的使用均应有效(不论该公章是否系他人私刻甚至伪造、是否进行工商备案)。即:印鉴公司不能对同一印鉴的效力在不同的交易或诉讼中做不同认定选择。

  如果印鉴公司认可“书证中印鉴与其公司在其他交易或认可中认可的印鉴一致”,则无须分辨印鉴的真伪,可直接认定加盖印鉴书证的效力;如果印鉴公司否定书证中印鉴的真实性,则仍需在案件过程中进行司法鉴定。但鉴定无须以公章印鉴的必须“真”为前提,只要用作鉴定的“比对样印鉴”是印鉴公司在不同的书证、交易或诉讼中进行过确认的“印鉴”即可。“印鉴”一致,则书证内容应被认定。

  4、公司印章不唯一,导致对书证鉴定时“印鉴比对样”无法确定,从而致使无法进行有效鉴定情形。

  实践中,很多公司印章不止一枚,在诉讼中印鉴公司又无法说明公司存在(更换)过多少枚非备案公章,无法确定公司在某一段时期的印鉴唯一性,导致司法实践中无法选定双方无争议的印鉴鉴定“比对样”,致使无法做出有效鉴定结论。

  此种情形,即便书证中印鉴真伪性无法确定,也不宜凭公司单方主张印鉴为“虚假印鉴”,从而确定加盖该印鉴的书证不具备法律效力。相反,印鉴主体需对自己印鉴不唯一性承担责任,要对无法得出有效鉴定结论的结果负主要责任。

  司法鉴定中对单位公章印鉴的鉴定类型各异,不同的案件中有着不同的鉴定要求和鉴定目的。更有甚者未必鉴定了公章的真伪性,就能够明确案件中主体的责任承担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