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正司法鉴定所欢迎您,本所已通过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实验室评审!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0-38867256
邮箱:2777467791@qq.com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直街115号恆安大厦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问题解答 >
关于误工费计算的几个常见问题
浏览: 发布日期:2017-10-20

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误工费常常成为庭审过程中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和法院处理案件的难点问题之一,下面笔者简单谈谈误工费中误工期限计算的几个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该司法解释将误工时间分为非持续性的误工和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两种。对于非持续性的误工,在司法实践过程中,有医嘱的遵照医嘱,没有医嘱或者对于误工时间产生争议时,法院会就受害人误工期间委托法医进行鉴定,鉴定机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制定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确定误工的时间。因伤致残持续误工,司法解释虽规定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但未对“定残日”作出明确的定义。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普遍认定“定残日”为鉴定机关依法做出伤残鉴定结论之日。

一、存在多个鉴定应如何确定“定残日”
 
 

在存在多个鉴定的情况下,应当以人民法院采信的鉴定来确定定残日并据此计算误工费和残疾赔偿金。因为如果存在两个鉴定,法院采信了第二次鉴定,则之前的鉴定由于未被法院采信成为法律上的无效证据。法院应当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作出裁判,第一次鉴定未被采信不属于“经审理查明事实”范围,其确定的日期当然不应采用。其次,所谓“定残日”,按照文义解释应理解为在法律意义上能够确认伤残等级的日期,在第一次鉴定未被法院采信的前提下,很难令人信服地接受第一次鉴定是定残之日。第一次鉴定可以视为是进行了定残的行为活动,但是对伤残等级并未形成法律意义上的“定残”结论,“定残日”自然也并未成立。

二、定残后是否赔偿误工费
 
 

残疾赔偿金的性质是对伤者因受伤定残后劳动能力减损而产生的收入损失的补偿,而误工费是对因治疗及康复而产生误工导致收入减少的补偿,其特点为完全无法工作而产生的收入损失,是受害人在有劳动能力或存在部分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因需治疗而无法劳动造成的损失,二者在赔偿内容上是不同的,故不能用残疾赔偿金来替代定残后的误工损失,对于定残后伤者有证据证明其确有误工和收入减少的误工费应该支持。当然,如果伤者的残疾等级较高,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则残疾赔偿金的赔偿系数相应较高,已包括了其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补偿,此种情况下则不应再计算误工费。

 

三、当伤者定残日早于医疗机构出具误工证明(或误工期的司法鉴定结论)期间最后一日,误工期间如何计算

 

该问题与前述第二个问题本质相同。很多人支持“定残日”标准,其理由是残疾程度与劳动能力损失程度密切关联,劳动能力损害将导致误工,而残疾赔偿金实质上就是对误工的赔偿。假如将误工费期间按照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或误工期的司法鉴定结论)进行计算,那么将导致定残日之后也存在误工费,存在对同一损害事实发生重复赔偿。实际上该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笔者在前文中已经分析了残疾赔偿金和误工费的性质,持该观点的人实质是混淆了残疾赔偿金和误工费二者的性质。例如:甲平时每天能正常劳动收入100元,因发生损害受伤致残后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现在劳动一天只能收入80元,那么残疾赔偿金就是对甲今后每天少收入的20元进行的一次性定额化赔偿,如果甲在定残后如确因治疗和康复的需要而完全误工,那么误工费就是对甲在此期间每天80元收入的赔偿。

 

定残日作为误工计算界限日缺乏科学性,根据目前的评残规则,评定伤残的时限主要有两个:常规在临床治疗终结后进行;涉及功能障碍的一般在受伤6个月至9个月后方可进行。法医学上医疗终结概念既带有较强的医学色彩,又非常抽象,伸缩空间很大,难以把握,并在司法实践中产生严重分歧。有的认为,医疗终结日应为受害方在提起诉讼前最后一次治疗日;有的则认为,应为受害方申请评残鉴定日。目前我国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对如何判断医疗终结作出规定,造成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状况。

 

  笔者认为,当伤者定残日早于医疗机构出具误工证明(或误工期的司法鉴定结论)期间最后一日的,误工费应当按照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或误工期的司法鉴定结论)为准予以支持。伤者在事故中受伤致残,往往进行伤残等级鉴定的时间不一。由于种种因素,有些伤者在受伤后短时间内便仓促进行了伤残等级鉴定,这导致医疗机构出具的误工证明(或误工期的司法鉴定结论)所确定的期间晚于定残日。这种情况下,如果将误工时间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将导致伤者获得的误工赔偿实际减少,不利于伤者利益的维护。

 

由于“定残日”本身难以确定,误工时间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的规则,就给了当事人留有可自由操作的空间,甚至恶意规避法律。有的受害人在人身损害事故发生后,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内,尽量拖延申请评残的时间,不利于维护法律的权威性、统一性。综上,在法律或司法解释未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形下,从维护法律的尊严出发,在当事人对误工时间产生分歧时,法院应当移交司法鉴定部门进行误工期鉴定,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当事人随意操纵法律的空间,统一裁判尺度。